菜单导航

原创散文《一位揭黑记者领教了那些所谓的“风

作者:?葛亮 来源:?第一文学网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13日 16:51:05

  我是豫淮北岸一家电视记者,由于写了一篇批评报道,和领导结下梁子,有气跑到北漂。我进了北京某媒体上班。在这两年的时间,经我曝光被查处贪官30名,竟无差错。这样得罪了不少官员。

  有一天,一伙人闯进反腐网站办公室,他们气势汹汹很快引起同事的警惕,他们厉声叫我的名字,问哪个是我。那会儿,我正在办公室里赶一篇稿子,聪明的同事发觉情况不妙,不动声色地骗他们:张子保到黑龙江去采访去了。

  那是被我揭了短曝了光的某省交通局局长带来的打手。那天他们杀上门来,打算好好收拾我一顿。

  这种事早在数年前我就遭遇过,而且经常遭遇。后来,一些资深记者提醒我,今后再写这类报道,只署“本报记者”四个字即可,不要写上真实姓名,这是自我保护的常规套路。后来,我吸取了“教训”,在大量舆论监督稿件中,我都是以“本报记者”代替姓名。应该说,舆论监督的效果并没有因为“无名”而减弱,但这种“无名”,确实能有效保护记者。当地的媒体虽然了解大量基层不合理、不公正或不正常的现象,听领导的话,报喜不报忧,也不敢给其曝光。我们不一样,我们执行中央的政策,谁违反中央的政策,我们就敢报。有一次,面对气愤的举报群众,张子保实在无法抑制“曝光”的冲动,果断地进行了“曝光”。我的爆料人曾认为“敢说话”的我打过无数次电话,然而当天真正介入的,只有我。昨天,我在办公室上班,同事们给予了本公司前所未有的高度评价。我很高兴地,有些唐突地、骄傲地说了句“这个赞扬,我接受。”文人相轻也好、自命清高也罢。

  我说过,新闻记者这个圈子是个不怎么抱团的地方,不过,昨天晚上,坐在我面前的同行们还是让我感动了一次,小李说:“保哥你疯了,一稿子放倒两个贪官,最近还是小心点。别太冒险。”我知道,那是很善意的提醒。作为同样冲在一线的战友、对手,他们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稿子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我沉默着、嘚瑟着,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人不停地报以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有谁知道,揭露贪官的事件报道的第二天,我已经领教了那些所谓的“风险”。反腐稿件转载的那天,信息比较灵通的同行说,“上面”有人要找你谈话,于是在下午4点半的时候,我的电话里有个狼一般的声音:“你小心点。”遭到黑社会组织的威胁。某副市长坐不住了,他们还动用了警力千方百计寻找作者,张子保只署“本网记者”也找到他了;某市市长带着警察以及律师气势汹汹到了报社,出示了律师函,扬言要和张子保在法庭上见,警察马上把他控制住。张子保的回应还是“文责自负”,还是期待在法庭上,也承诺手中还有猛料,他们还继续曝光。原本想带上警察和律师来给我一个下马威,想不到张子保正气凛然根本不吃这一套。赌咒发誓要在法庭上的某市长和他谈判的地点转移到了饭桌上称兄道弟了,张子保也没因此和某市长产生隔阂,照样为党为人民报道反腐新闻。也给报社送来了欢迎舆论监督的文件和锦旗。我越来越感到反腐记者的正义和良知正在一一天天地向自己逼近。对那些热衷于红包,热衷于有偿新闻,热衷于跑会场拉广告的记者同行,我越来越看不起他们,我为他们感到没意思透了。不少网友发来邮件说,尊敬的保哥,我实在佩服你这位见义勇为为农民兄弟姐妹打抱不平的英雄。我每每接到网友的电话和收到网友的邮件,我的心就会一点一点地往下沉,面对我苦难的农民兄弟姐妹们,面对他们的信赖和期望,而我无能为力。我说过,保哥不是英雄,我只过是一个“文化打工仔”,我的力量有限。是的,我不是英雄,原本我来自河南一个很倒霉的地方,我是千千万万打工族中的一分子,只不过现在我混迹于文化圈,靠着一支笔生活。我和每一个正义的记者一样,之于我们,威胁、恫吓乃至打击报复随时都可能发生,我咬着牙关硬着头皮迎难而上,可我毕竟是个小文人,我的努力除却精神安慰。

  冤假错案得不到平反、工伤事故得不到赔偿,劳资纠纷得不到解决,超时加班、雇佣童工、虐待工人等现象仍随处可见,面对现实我能做些什么?连民法和刑法、(劳动法)都像一纸空文的时候,英雄保哥还能做什么?

  经常有访民朋友疑惑不解地问我,为啥别人能维权成功,我却失败了呢?难道我们这里的党委政府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span id='rlAsZwjX'><base></base></span>
      <caption id='ioOZ'><nobr></nobr></caption>
      <code id='vLEo'><option></option></code>
        <span id='wIXJwjAP'><small></small></span><kbd></kbd>